百姓关注·光辉娱乐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⑦教育

2020-10-17

  图①:湖北省襄阳市,光辉娱乐某幼儿园小朋友展示空盘。
  杨 东摄(人民视觉)
  图②:江苏省海安市,志愿者向市民宣传“拒绝餐饮浪费”。
  翟慧勇摄(影像中国)
  图③:安徽省淮南市,某机关食堂推出“小份菜”。
  陈 彬摄(人民视觉)
  制图:张芳曼

  通过评比鼓励节约

  本报记者  季觉苏

  “丁零零——”中午12点,上海市复旦初级中学下课铃刚响,每个教室里都冲出了几个男同学,他们奔向一楼一处空旷的连廊,为全班运回食堂新鲜制作、保温打包好的饭菜。

  这天中午,复旦初级中学的午餐有土豆红烧鸡肉、炸鸡块和清炒冬瓜,每餐固定12元一份。全校600多名学生,横跨4个年级,给这些孩子准备饭菜,要想减少浪费,着实不容易。

  套餐比食堂打餐的自由选择度小很多。记者发现,炸鸡块最受欢迎,几乎被吃得精光,冬瓜则剩得较多。“一些平时不喜欢吃的菜,比如苦瓜和萝卜,都会剩下来。”一名男同学说。

  学生发展部主任谢少圆对此有些为难:“学校此前做过针对午餐菜品的意见收集,想看看孩子们爱吃什么,结果他们选的都是油炸食物和肉,但是为了营养均衡,学校也不能由着孩子们的喜好呀。”

  此外,米饭的分量也很难把控。套餐里每份米饭的分量都是固定的,但低年级和高年级、男生和女生之间饭量差别挺大,经常会造成米饭的浪费。

  “针对这一问题我们也想过很多办法。”谢少圆说,以前,一些有工作经验的班主任在吃饭前会先协调,觉得米饭多的同学可以匀一点给不够的同学,从班级的层面减少浪费。但在疫情发生后,这一做法不得不暂停了。

  有段时间学校还推行过统计工作,每两周统计一次每个同学要大份饭还是小份饭,“但可操作性也不强,不仅增加了班主任的工作量,而且可能有同学今天饭量小,明天胃口就很好了呢。”谢少圆说。

  在后厨的厨余回收间里,小徐师傅手脚利索,不一会儿便将孩子们餐盒里残余的饭菜回收完毕。“现在厨余回收的量明显减少了。”小徐师傅说。

  去年,复旦初级中学创新了“食育”的工作形式,先测算出每个班级空盒加保温箱的总重量,就餐结束后,再称重一次,增加的重量就是班级浪费食物的重量,班级之间还会进行评比。“这一做法将浪费食物的重量直观地展现在孩子们面前,可以让他们更加懂得食物的来之不易。”谢少圆说。

  

  供餐服务要更精细

  李  朱

  日前,笔者来到某地一所高校,在人流量较多的四食堂和人流量较少的十食堂进行观察,发现在高校食堂里还存在一些浪费情况。

  在四食堂收餐台,服务人员将剩余的饭菜倒进泔水桶,每装满一桶,会有专人推走。在持续两个小时的午餐时间里,基本每40分钟左右,剩余饭菜便可填满一个可装100斤的大号垃圾桶。收餐台工作人员表示,学生浪费食物的情况较多,“有时一碗十几块钱的鸡肉,还没怎么动就被倒掉了。”

  食堂食物浪费最常见的原因是分量大、吃不完。从收餐台上剩余食物的种类和数量来看,米饭、面条这类主食,小油菜、冬瓜汤等素菜,以及肉丸、鱼等肉食,几乎每一种食材都会被剩下。

  一般女生剩饭的情况要比男生普遍,多数女生常会剩下小半份米饭和面,尤其是炒饭、炒面、炒粉等。这与餐品售卖的形式有关:学校食堂的窗口分为两类,一类是自选窗口,有不同菜式供选择,同学普遍会点上两到三个菜并配上米饭,米饭的量由学生自己决定,比如两毛钱、三毛钱的量;另一类窗口为特色窗口,售卖炒饭、炒粉等整份小吃。“这种窗口所售饭菜分量固定,男生吃可能刚好,但我饭量小,每次都会剩下一点。”一名女生说。

  菜品不好吃、不合口味也是造成浪费的关键因素。在十食堂,有名女生点了一份西红柿鸡蛋面,可面里的西红柿和小青菜都被她挑了出来。“我总感觉这个西红柿不新鲜,青菜太生了,没滋味。”女生说。

  另外,还有不少同学选择在食堂打包后回宿舍就餐。笔者经过学生公寓时,发现有一名同学正往楼下垃圾桶扔剩饭饭盒,饭盒中有的菜品几乎没动。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菜,一点味道都没有,太难吃了,既浪费了钱又浪费了东西。”这名同学说,在食堂打饭,标配是一个肉菜两个素菜,价格为15元,而且饭菜都是提前打包好的,同学们没有多少挑选的余地,素菜都由工作人员提前配好,不能选择。受此影响,口味不合的情况也比较普遍,造成了食物浪费。

  笔者了解到,高校的同学们普遍认可制止浪费、节约粮食的倡导,也表示要不断增强个人的节约意识。但同时,他们也希望学校食堂的各项服务能够改进。一名大二的同学表示:“食堂菜品单一,口味欠佳,食堂如果做出了让师生们喜爱的伙食,剩饭剩菜自然会减少。”也有同学提到:“学校食堂理应提供更加精细化的供餐服务,比如推出‘小馒头价钱少一半’等举措,根据分量制定相应的价格,吃多少打多少。只有我们与学校食堂一起努力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学校食堂的食物浪费问题”。

  

  店员推荐菜品要靠谱

  本报记者  施  芳

  北京市民张立(化名)一向节俭,但最近两次经历却让她既破费又浪费。

  前不久,张立的老父亲过生日,一家人张罗着去餐馆庆祝一下。生日前一天,张立到一家知名蛋糕店订蛋糕。因为对蛋糕尺寸把握不定,她特意向店员咨询。“7个人25厘米蛋糕肯定不够吃。”眼见店员比划的蛋糕偏小,张立最终花500多元订了一个30厘米的蛋糕。

  生日当天,张立一家兴冲冲来到一家新开张的餐馆。由于第一次到这家餐馆就餐,不知道菜量大小,在点了八菜一汤后,张立向服务员询问:“我们点的菜多不多?”“咱家菜量不大,你们还得加点。”服务员说。张立于是又加了两道菜。

  等菜陆续上桌,张立发现每份菜的分量都不小,便要求去掉后加的两道菜。“菜马上出锅了,取消不了。”服务员说。

  尽管一家人放开肚子吃,餐桌上还是剩下了不少,最后加的两道菜基本没动筷子。这时,外卖员送来了蛋糕,足足比店员比划的样子大了两圈。

  “不打包浪费,打包又麻烦。”张立无奈地说,“店员推荐不太靠谱。”这顿饭最后打包了六盒菜,蛋糕还剩下一大半,一些汤汤水水不便打包,只好浪费了。

  “餐厅要赚钱,服务员巴不得顾客多点一些,可是点这么多又吃不完,就浪费了。”邻桌就餐的两位顾客说,服务员向他们推荐了两份套餐,也剩下不少。这两位顾客饭后要赶火车,这些饭菜自然无法打包带走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10月12日 07 版)

(责编:杨光宇)

1
3